行業新聞

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增量配電試點,“慢了”還是“快了”?
發布時間:2020-08-28 15:48:25     作者:中國能源報   瀏覽量:1062   分享到:

為打破一家獨大格局,提升電力市場競爭程度,2016年至今,累計推進四批逾400個試點項目,但真正落地的項目少之又少,且早已暴露出的問題迄今多未解決。在此背景下,第五批試點項目發布在即——

增量配電試點,“慢了”還是“快了”?(記者調查)

■本報記者 盧彬 賈科華 《 中國能源報 》( 2020年08月24日   第 01 版)

  資料圖片

  今年6月,中電聯發布的《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情況及政策建議(摘要版)》指出,從過去3年國家發改委、國家能源局對試點項目的批復情況看,增量配電改革試點項目批復進度過快,已經背離了“先試點、后推廣”的工作方法。

  《建議》顯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國家發改委、國家能源局共批復四批404個增量配電改革試點項目。其中,第一、二、三批試點項目共計320個(第四批項目2019年6月批復,相關進展情況未統計),其中,156個試點項目確定了業主,92個試點項目確定了供電范圍,57個試點項目取得了電力業務許可證(供電類),另有17個試點項目已提出了退出申請。另據多位受訪專家透露,由于現有問題多未得到解決,上述數據至今并無明顯好轉。

  《建議》直言,增量配電業務改革的問題出在體制機制之上,在沒有形成有效的解決辦法前,繼續擴大試點范圍對于矛盾的解決幫助不大,還會擴大矛盾存在范圍,增加不必要的改革成本。但記者了解到,目前增量配電網改革并無放緩之勢,相關部門已組織專家開展調研,第五批增量配電試點發布在即。

  “如果現在已經發現的問題都遲遲得不到解決,再搞新的試點是否還有必要?”

  國家發改委發布首批105個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名單時,在《規范開展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的通知》中明確,將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投資增量配電業務。

  “國家層面之所以要推進增量配電改革,就是想以此打開電網監管的一個窗口,通過引入其他經營主體形成比較競爭,最終捋順成本。”北京鑫諾律師事務所律師展曙光告訴記者,“但對于社會資本來說,增量配電是參與國家基礎設施建設、獲取穩定收益的一個很好的途徑。”

  華東電力設計院智慧能源室主任吳俊宏也指出:“2019年國家發改委印發的《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9年本)》,也將增量配電網建設納入鼓勵類項目當中。”

  如何看待試點暴露出的問題?“試點之所以是試點,就是要在很多東西還沒有做過的時候,通過試點去發現問題,并總結經驗,優化改善,再去推廣。”吳俊宏表示,“現在第五批試點還未公布,前四批合計400多個試點,目前存在的問題已經暴露得差不多了,通過試點發現問題的目的也已經基本達到,而如果現在已經發現的問題都遲遲得不到解決,再搞新的試點是否還有必要?改革總歸還是要朝著常規化的方向發展,不能只是搞搞試點就完了。”

  另據吳俊宏介紹,由于增量配電項目長期冠以“試點”之名,地方由此出現了“唯試點論”的情況,并已對相關產業投資者的心態造成了影響。更有業內人士反映,一些本身質量不過關的項目,在申報試點的過程中存在投機倒把的僥幸心理,以致項目審批工作出現亂象。“例如,規劃部門或專家可能在審批時要求有些項目提交一些補充材料,使評判更加客觀合理,但項目投資者此時卻往往忙于‘找關系’,催生出審批權濫用的情況。”上述業內人士說。

  “試點工作更重要的是培育典型,通過典型試點的推進來反映體制機制上的突出問題并進行調整。”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表示,“理想狀態下,在經歷兩三輪試點后,我們應該能夠看到成功經驗的復制,而不是試點數量的簡單累積。”

  “增量配電改革中發現的種種問題解決得太慢,沒有跟上改革應有的節奏”

  雖然試點項目一批批通過評審,但多位受訪人士指出,試點暴露的問題卻始終不見減少:除《建議》中提出的缺乏技術與服務標準、配網整體規劃管理薄弱、審批措施不完善等問題外,配電定價機制缺位、配電網市場地位不清晰、非試點項目受歧視等問題也隨著一部分項目的落地運行逐漸顯現。在此背景下,該如何看待試點的快慢問題?

  “有的觀點認為,說話口吃的人腦子聰明,口吃是因為思考的速度太快。實際上呢?他思考的速度是正常的,是表達能力跟不上。”展曙光以此類比認為,不能簡單地因為改革中存在尚未解決的問題,就得出試點推進過快的結論,“與其說現在試點批得太多、太快,不如說是增量配電改革中發現的種種問題解決得太慢,沒有跟上改革應有的節奏。”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電力行業專家表示:“增量配電最終會動搖電網企業的利益,政策在輸配電價改革等方面沒有做好銜接與協調,導致目前增量配電改革給予投資者的信號是扭曲的。再加上電網企業,特別是基層企業在實際工作中對改革理解的差異,項目開展時必然會遭遇一系列的阻礙。”

  對此,2018年國家發改委、國家能源局發布的《關于增量配電業務改革第一批試點項目進展情況的通報》曾一針見血地指出,“試點項目進展總體緩慢,一些地方政府和電網企業在改革關鍵問題、關鍵環節上認識不到位,與中央改革精神存在偏差”;此后,2019年兩部委發布的《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項目進展情況通報(第二期)》再次指出,雖然各方面認識明顯提高,但“部分地區落實情況較差,試點項目進展依然緩慢”。

  “地方政府與地方電網公司之間的復雜關系,決定了地方上往往不愿為了規模不大的增量配電項目去承擔與電網‘作對’的風險。”上述電力行業專家對此解讀稱,“尤其是目前國家發改委并沒有對一些關鍵矛盾作出明確政策要求,甚至已有政策在制定和執行上也缺乏銜接、存在矛盾,在這種情況下,地方政府推動增量配電改革的積極性往往難以被調動起來。”

  “國家層面一定要通過政策、規則的制定,體現出堅定的改革態度”

  增量配電改革既然是“難啃卻不得不啃的硬骨頭”,那么國家層面為何未對地方作出強力的政策約束呢?

  吳俊宏認為,國家發改委在制定政策時有很多原則性的表述,初衷是讓地方有發揮的空間。“但這有一個前提,那就是地方對改革要求要理解透徹并敢擔當、敢作為。而目前地方上對改革工作理解不足、不敢主動作為,本來是上面說的越少、下面可操作的空間越大,現在卻成了上面說的越少、下面做的也越少了。”

  另外,各地情況差異巨大,不宜制定太過具體的規定。對此,馮永晟舉例稱:“試點中不乏一些基礎很好的項目,例如鄭州航空港,配電區內有穩健的大規模產業,相比其他一些新啟動的項目具備很多先天優勢。但這種成功能否復制?增量配電試點項目對地方的實際貢獻究竟有多少?各地的實際情況差異很大。”

  馮永晟進一步指出,很多地方增量配電試點落地了,但園區負荷沒有落實,最終不管是配網還是售電業務都無從開展。“電力畢竟是一個基礎性產業,需要支撐其他產業才能實現發展。有的地方希望先把增量配電項目爭取過來,然后再靠它去招商引資。但這個想法能否實現,最終還是要看當地是否具備各種營商環境,這些都不是一個增量配電項目可以決定的。”

  展曙光表示,雖然目前很多問題沒有得到解決,讓部分投資者感到寒心,“但試點的‘壓茬推進’,也向投資者展示出國家層面對于推進增量配電改革的決心。當然,僅憑這些是不夠的,國家層面一定要通過政策、規則的制定,體現出堅定的改革態度,而且要將這種態度落實,不能搖擺。”

  吳俊宏認為,增量配電改革應該建立非試點形式的長效機制。“這個長效機制應該包括地方政府規劃、項目流程、增量配網項目的價格機制與盈利機制等各個環節。一旦價格機制捋順了,項目投資價值有保障,其它不規范、不完善的問題都會有突破和解決的動力。”


龙虎大战-安全购彩